读写译:我的三位一体[图]
发布日期:2017-12-06信息来源:宁波文化网浏览次数:作者:张紫艺 文/摄字号:[ ]色调调节:

文学在今天,已经不能改变世界,但是能改变一个人。12月2日,旅匈作家,翻译家,学者余泽民走进宁波市图书馆“天一讲堂”,通过一份长书单,讲述自己非典型的成长,从无知到有知,从无性到个性,从四合院到大世界,从弃医从艺到弃艺从文,讲述他与书的缘分和他读写译的三位一体。

_MG_6583.jpg

余泽民生于1964年,在那个书籍资源匮乏的年代里,他通过在中学当图书管理员的表姐获得了一些可贵的繁体竖版印刷的图书。虽然年龄尚小,书本里的内容不易读懂,但许多描写国外时代背景和社会风俗的场景还是能给余泽民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使他知晓世界上除了自己生活的国家之外,还有那样的国家和那样的时代。同时,抄书的过程让年幼的余泽民识字水平突飞猛进,还学会了深度阅读,并第一次为文学作品中的人物经历所感动。在他看来,幼年时期阅读文学书籍对今后的影响十分重要的。“幼儿读书能够对书本留下深刻印象,甚至产生渴望阅读的情感关系之后。尤其是阅读文学类书籍,有助于培养孩子的情商,以及未来的提升。”

由于母亲是产科医生,余泽民从小就会翻阅家里的医书来打发时光,并对医学产生浓厚的兴趣,这也为他在大学时期选择医学专业铺垫了道路。在大学时代的阅读生活中,当时流行的弗洛伊德《梦的解析》一书对余泽民的影响很大,加深了他对文学以及文学中有关人性及心理描写的爱好。在做完对心理疾病案例的课题研究后,余泽民渐渐意识到,“不管什么样的人,实际上他有非常柔软、脆弱,可能很容易发生隐秘变化的内核,这是平时我们看不到的。但是恰恰这种东西是具有文学性的,可能是文学描述最好的话题”。这为他打开了另一扇文学之窗,除了日常的专业书籍阅读之外,《心灵的激情》《起源》《雪莱传》《拜伦传》等大量文学类传记出现在余泽民的书单中。“别怕读文学书会冲了你的专业,其实不会的,你读所有的用都有用,只读专业书的人以后的生活范围会很窄,你读专业书的同时读文学书的人以后眼界会开阔。”

_MG_6596.jpg

1991年,跨专业攻读完艺术心理学硕士学位后,余泽民登上开往当时的免签证国匈牙利的国际列车,进入自己的新时代。但由于匈牙利恢复对华签证,成为非法居住者的余泽民在匈牙利的日子并不轻松,经常需要依靠朋友接济才能渡过难关。即使在这样的岁月里,阅读然后能够带给他合乎时宜的慰藉。《在路上》《鸟人》等作品带给余泽民自主写作的冲动,他开始萌发创作的欲望,并将自己的故事写在日记本当中。经过多年积累,这些日记成为《狭窄的天光》《纸鱼缸》等作品来源,并陆续创作《咖啡馆里看欧洲》《碎欧洲》《欧洲细节》等一系列文化随笔。

_MG_6597.jpg

一次偶然的机会,余泽民通过朋友结识了拉斯洛等一批匈牙利作家,并首次尝试将匈籍作家的作品译成中文,进而喜欢上匈牙利语阅读。从2000年到2002年,他用3年时间蒙头翻译了三四十个匈牙利作家的三四十篇短篇。之后,他又获得翻译匈籍犹太作家凯尔泰斯·伊姆雷作品的机会,《命运无常》《英国旗》《船夫日记》和《另一个人》等匈语中译作品相继与中国读者见面。

“阅读、翻译、写作,其实对于我来说现在是并行的,大量的读书要了解世界文学的现状,寻找跟自己品位相配的这些文字,翻译实际上是一种深度阅读,我想没有一个读者会比翻译对这本书的理解更深,我想除了作者本人,可能不会有一个人对这个书的阅读会像翻译这样细致,甚至我的翻译过程中能给作者挑错。”

_MG_6588.jpg

捷克当代著名作家伊万•克里玛说过,“文学从来都不能改变世界,更不可能拯救世界”,但余泽民以他的人生经历,特别是读写译的经历告诉我们,“文学是肯定改变不了一个世界,但是可以改变一个人”。

DSCF1174.jpg

主讲人简介:余泽民,旅匈作家,翻译家,学者。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讲课教授,匈牙利罗兰大学文学院翻译系和鲍罗什学院文学翻译专业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64年出生于北京,祖籍慈城。1991年赴匈牙利,现定居布达佩斯,致力于中匈文化交流。主要译作:凯尔泰斯《命运无常》、《英国旗》、《船夫日记》《另一个人》等。主要著作:长篇小说《纸鱼缸》、《狭窄的天光》,中篇小说集《匈牙利舞曲》,文化散文《咖啡馆里看欧洲》等。曾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译著《平行故事》获台湾“开卷好书奖(翻译类)”, 2016年,长篇小说《纸鱼缸》或“中山文学奖”。2017年,获匈牙利政府颁发的“匈牙利文化贡献奖”。

(宁波市图书馆)

分享: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注"文化宁波"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